2020-08-02 20:04:25新京报 记者:张冰 编辑:岳彩周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徐和谊时代落幕,接棒者姜德义面临北汽失速考题

2020-08-02 20:04:25新京报 记者:张冰

63岁的徐和谊正式卸任。在他的带领下,北汽集团业绩逐年攀升,成为中国及全球汽车行业增长最快的汽车集团之一,并自2013年起连续7年入围美国《财富》杂志“世界500强企业”榜单。

随着此次任职调整的正式发布,宣告了63岁的徐和谊正式卸任。


7月31日,北汽集团召开领导干部大会。北京市委常委、副市长殷勇出席会议并讲话,市委组织部分管日常工作的副部长王建中宣读北京市委、市政府关于北汽集团主要领导职务变动的通知,市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张贵林主持会议。集团领导班子成员、中层副职及以上领导干部参加会议。按照安排,姜德义同志任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徐和谊同志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


随着此次任职调整的正式发布,宣告了63岁的徐和谊正式卸任。


2002年,时任中共北京市委工业工委副书记、北京市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的徐和谊履职北京现代,自此正式开启了他18年的汽车生涯。2006年,徐和谊开始担任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全方位主管北汽集团业务版图。


在他的带领下,北汽集团业绩逐年攀升,成为中国及全球汽车行业增长最快的汽车集团之一,并自2013年起连续7年入围美国《财富》杂志“世界500强企业”榜单。2019年,北汽集团实现整车产销226万辆、营业收入5012亿元,成为北京市首家年营收突破5000亿元的国有企业。


18年汽车生涯,合资、自主齐布局


2002年,45岁的徐和谊由政转企,出任北京汽车工业控股副董事长兼北京现代董事长,开始了他的汽车生涯。


在他的带领下,北京现代项目创造了三项中国汽车工业合资合作新纪录——双方正式接触到正式签约仅用时224天、公司正式揭牌仅用371天、第一辆轿车下线仅用436天,成功实现当年筹建、当年生产、当年出车。


而这个中国入世后的第一家汽车合资企业,不仅圆了北京市等待了40多年的轿车梦;且乘着产业发展的东风快速成长,仅用63个月的时间便实现了累计产销汽车100万辆这一当时中国汽车行业最快速度,并在2018年底累计销量突破1000万辆大关。


2006年,徐和谊升任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执掌之初,徐和谊提出了“走集团化发展道路,实现跨越式发展,把北京汽车工业建设成为首都经济高端产业重要支柱和现代制造业支柱产业”的发展战略,大刀阔斧地进行内部调整,收回了北汽下属的众多企业控制权,从根本上解决了北汽“散、小、乱”的问题。


在北汽成为一个整体后,徐和谊开始发力。2008年,北京奔驰因克莱斯勒正式退出北京奔驰-戴克后,产品研发难以为继,生产线空置、模具停产、经销商受损。为维护合资企业中方利益,徐和谊带组与戴姆勒进行谈判,并最终获得了8亿欧元的赔偿。此次赔偿也是外方第一次向中方非对外贸易赔偿。此外,徐和谊主导的“北戴合”项目,使北汽得以引入戴姆勒作为战略投资人,实现了对北京奔驰的合并报表,并无偿获得了奔驰E级轿车平台,北京奔驰也成为北汽最大的“利润奶牛”。2019年,北汽又成功收购了戴姆勒5%股权,正式成为戴姆勒第三大股东。


在布局合资品牌的同时,徐和谊也清楚地意识到,尽管北京现代、北京奔驰发展较快,但北汽要想获得更高的利润,必须依靠自主品牌。


2006年,整合北汽旗下4个整车企业,“北京长城华冠”等3家民营设计公司,清华、北工大等5所大学,中科院电工所等4家科研单位,成立北京汽车研究总院有限公司。2007 年,海纳川正式成立,为北京汽车打造零部件产业链体系,并与江森、李尔、德尔福等国内外知名企业成功携手,为北京汽车自主品牌的发展创造条件。2008年8月,北汽控股和北汽制造南方生产基地年产20万辆建设项目奠基仪式在湖南省株洲举行,标志着北汽开始迈出其布局全国的步伐。在此后的五年里,北汽逐步完成了“东西南北中”五大产业基地的布局。2009年1月,北汽成立乘用车事业部(如今已经划归北京汽车)。自此,北京汽车自主品牌乘用车整车营销体系开始运作。


2009年,北汽又迎来了关键的一步。这一年年底,北汽与通用、萨博达成协议,收购通用旗下瑞典萨博汽车公司三个整车平台、两个系列涡轮增压发动机及相关技术和知识产权。北汽方面曾表示,这一抉择,使北汽自主品牌轿车研发周期一下缩短了4-5年。


2012年,在收购萨博技术后,作为北汽真正掌握突破自主品牌中高端瓶颈的核心技术的标志,北汽发布了基于萨博技术全新升级的中高端轿车平台——“M-trix”平台。通过对“引进来”的技术的消化吸收和独立自主研发的积累,北汽推出了自主全新高端品牌“绅宝”,虽然未能在A级车红海中脱颖而出,但还是为北汽自主乘用车的发展积累了经验。


新能源超前布局,但发展失速面临挑战


2014年,在国家政策的大力扶持下,新能源汽车开始成为汽车界的“宠儿”,国内各大企业纷纷发布了雄心勃勃的新能源业务规划。凭借对行业敏锐的洞察力,早在十几年前,徐和谊早已着手为北汽集团超前谋划新能源汽车产业。


2007年,北汽便致力于新能源汽车的研发与产业化,并建立起国内首家新能源汽车股份制企业“北汽新能源”,成为传统车企独立发展新能源车的代表企业之一。


依托于政策红利,北汽新能源销量实现了快速增长,2016年整车销售超5.15万辆,2017年销量同比增长97.7%至10.32万辆,2018年全年销量进一步攀升至15.8万辆,连续6年稳居中国纯电动汽车销量冠军。2018年,北汽新能源作为国内首个独立运营、首个实现股份制改造的新能源汽车企业,率先登陆A股市场,成为“中国新能源汽车第一股”。


2018年6月,北汽新能源还与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巨头麦格纳合资打造全新高端新能源汽车品牌ARCFOX。同年年末,北汽集团又正式提出实施“双轮驱动”发展战略,加快实现北汽新能源化与智能网联化的融合发展和双链螺旋式上升。围绕全面新能源化,以“纯电为主、三线并举”的技术路线有序推进。徐和谊曾表示,唯有推动技术的多元化、专注产品的品质化、加快应用的场景化、完善产业的生态化,才能推进新能源汽车产业行稳致远。


2019年,北汽集团开启品牌调整之路,先后推出“BEIJING”品牌、“北京越野车”品牌,并提出了“大北京”品牌战略。在徐和谊的构想中,要将 “BEIJING”打造成为“国内领先,世界一流”的以纯电为主的新能源汽车品牌。


然而,随着去年补贴的退坡,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开始迅速降温,昔日冠军北汽新能源销量也开始出现衰退。


2019年,北汽新能源年销同比下滑4.69%;今年上半年,因疫情导致对公销售需求无法释放,出租车、网约车相关企业购车需求下降,直接冲击了以B端销售为主的北汽新能源,使其上半年销量仅为1.47万辆,同比下滑77.44%,降幅远高于行业平均降幅。而销量下滑的同时,北汽新能源的财务状况也不容乐观。2019年北汽新能源净利润9201.01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亏损8.7亿元,在非经常性损益项目中,包括了10.4亿元的政府补助。这意味着,若没有10.4亿元的政府补贴,北汽新能源去年将呈现巨额亏损。


在今年年中管理大会上,徐和谊曾坦言,“下半年,我们面临的困难和挑战依旧巨大,自身的问题和风险还在持续累积。”


如今,接力棒已交给下一任掌舵者,如何带领北汽继续破局成为姜德义接棒后面临的考题。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张冰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李铭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